项妃儿:“呵呵,自欺欺人。”

项飞田:“你们难道不好奇,我为什么会来这儿吗?”

几人好奇的看着项飞田:“你来这儿干嘛?”

项飞田:“废话,当然是来接手白家资产的。”

项妃儿:“你凭什么接手白家资产?白家父子可没说吧白家资产赠给你。”

项飞田:“你们或许还不知道吧,白家欠咱们项家足足一千个亿的贷款。如今白家倒了,这笔钱是还不上了。”

“按法律规定,白家的资产都属于我,尽可能的减小我的损失。”

项妃儿:“你这话也就骗骗鬼了。据我所知,白家的经济体量比我项家还要大,只可能是我项家欠白家钱,白家可不会欠项家钱,而且还是一千个亿。”

项飞田:“我有借贷合同,还能有假?”

说着,项飞田还真掏出了一份借贷合同。

项妃儿扫了一眼,道:“不用看,你那份借贷合同也是假的。”

项飞田:“假不假可不是你说了算,我这份借贷合同早在公证处公证了的。反倒是你那段视频,合成伪造的概率极大。如果公证处不予公证,就是假的。”

项妃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牙关紧咬道:“项飞田,我知道你在公证处的关系很硬。但如果你敢在公证处捣鬼,我会公开向媒体举报揭穿你和公证处。”

“你应该知道,现如今媒体的力量比权利还大。”

哈哈。

项飞田狂妄的笑了起来:“那你就去揭穿啊,我倒要看看,哪家媒体敢和我项家作对。”

“对了,忘了告诉你了,我已走马上任成了项家家主了,现在的我代表的是整个项家。”

“还有,我找到了父亲的同僚们,求他们帮我说情,让我接任父亲的职位,继续担当国相之职。”

“现在那些同僚们正在起草推荐书,不出意外的话,我会是下一任国相。”

“现在你们都没有翻身余地,等我当上国相,你们就更没机会了。”

“咱们好歹同胞兄妹一场,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。现在宣誓,效劳于我,我还能给你们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。否则,只能让你们继续以前那潦草贫穷的日子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